Doring

        “亮艳妆容衬不出什么狗屁高贵气质,可食用亮片配腻味双唇上的蛋糕残渣,比烛泪还粘稠,我差点吐出来。庸俗的柠檬水直泻,淋一头真是幼稚到爆——炸的举动是!红衣舞裙恶心的我直翻白眼,浑身上下油腻油腻还非要贴上来。室内打光老土到想夺门而逃,侍从屁股一扭一扭都不知道是进了什么违禁场所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他如此贬低我们的初遇。